瓦缶

日子那么滚烫,你可曾戚戚于心?

论喜欢

极致的喜欢,更像是一个自己与另一个自己在光阴里的隔世重逢。愿为对方毫无道理地盛开,会为对方无可救药地投入,这都是极致的喜欢。这时候,若只说是脾气、情趣和品性相投或相通,那不过是浅喜;最深的喜欢,就是爱,就是生命内里的黏附和吸引,就是灵魂深处的执着相守与深情对望。
        ——莫言《总会有一朵祥云为你缭绕》

评论

热度(20)

  1. broken—D.S.Wang瓦缶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