瓦缶

日子那么滚烫,你可曾戚戚于心?

亮亮

每次婚礼,我看着新人们热泪盈眶地念誓言,从没怀疑过他们在那一刻的真诚。可人性是如此幽深复杂,千帆过尽,我变得什么都能理解,也什么都无法再相信。

渐渐亦有人赞我温柔体贴。

周作人先生语:“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下,清泉绿茶,用素雅的陶瓷茶具,同二三人共饮,得半日之闲,可抵十年的尘梦。”照此算来,能不能贪心一点,愿得三日之闲,抵往后六十年尘梦,一夜白头的好。

人总是会长大,可是有些长久永恒存于体内的顽疾是无法治愈的。就像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依旧是一个非常怀旧的人,我知道这样不好,只是那些根深蒂固的东西并不是轻易就能改变的,所以祝你好。

阿 我是个自私又跋扈的人 那就更勇敢点 不回头一条道走到黑也好

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。

唯有孤独恒常如新。

时间是个庸医,却号称包治百病。

戒掉你。